除了家你能往那逃?
by 小白退散
轉載自:www.ireading.cc/review/review.aspx

書腰上寫著:
家是愛與溫暖的源頭。
但是,家同時也是醞釀仇恨與決裂的碎心之地!
 

這不是我因此看這本小說的理由,但我看完後覺得這句話說得之好,
對這本小說的意旨有提綱挈領的作用。
這本小說的特別之處,在於每個篇章都是每個成員的「秘密」,
但令人感到突兀的是,這個家庭又希望大家都能夠將所有的事情「開誠佈公」。
隨著小說的進展,「開誠布公」此一要求的由來日漸清晰,
而大家的祕密卻也漸漸無所遁形。

一家人彷彿被圈在一個化外之地,這個地方偏居於世界一隅,
大家好像都被困在這裡,日復一日,即使說「很想逃走」,
也不知道可以逃到哪裡去。一個人除了家以外,還有哪裡可以去?
家是最後的依靠不是嗎?沒有家的人,從此也沒有可以在意的事情了!

可是許多人還是忙不迭的,想要逃離。 
家也是個牢籠嗎?
夫妻真的不能沒有秘密嗎?親子之間要把話都說明嗎?
人真的可以承受所有的事情攤在陽光下,而不感到畏懼嗎?
我會!我會畏懼!因為開誠布公的可能結局,或許是全盤皆輸。

也許有人會說,
與其抱著一個滿是漏水破洞的屋子(家)生活,而不願意放手,不是很可悲嗎?
但也有同事說,一家人能夠基本尊重彼此,已經非常了不得,何必要求百分百的坦誠。
而我的確認為,只因為是家人,就要全體一心一意,那根本就是一種終極的暴力!

 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壓力,甚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困境。
一家人心中彼此的恨意、歉意、懷疑、不滿,諸此種種,乃是必然。
除非人能夠逐漸提高自己的視野與高度,才有辦法原諒寬容。

新井一二三在序中寫道,日本文藝作家認為角田的書所書寫的並不是恨,而是「祈禱」,
實在非常貼切。因你只能向上蒼、向你所信仰的神祈禱,
祈禱你自己能夠原諒寬容、能夠有更寬闊的視野,
才有可能真正解開束縛,否則不管逃到哪裡,都沒有自由可言。

 作者角田光代是得過直木賞與芥川賞的作家,
一般說來,直木賞是頒給比較屬於大眾、娛樂但又不失文學的作品,
我們喜歡的宮部美幸(扮鬼臉)、京極夏彥(姑獲鳥),也都曾得過直木賞。
至於角田所唸過的早稻田,更出過許多重要的日本女作家,
包括小川洋子(貴婦人A)、恩田陸(光之國度)、絲山秋子(只是說說而已),
至於男性則以村上春樹為代表。

對於日本人來說,俗文學也有可觀之處,或許是民俗性的「工匠性格」使然。
我們在吉本巴娜娜的小說中看到的家庭都異常鬆散,
彷彿只要住在一起久了,彼此就漸漸有了家人的感覺。
可是角田光代卻一直質疑,最靠近你的,可能就是束縛你最深的。
家人或許可以用「愛但不一定喜歡」來帶過,
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愛」。心的荒蕪,或許是現代社會的一大困境,
不管是對家人也好或對其他人亦同,
也許這就是為何他能夠得到一般民眾認同的原因之一吧!
創作者介紹

角田光代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