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眼前的男人一頭蓬髮,戴著一副銀框眼鏡,長相和去年遭到逮捕的連續幼女殺人案的凶手有點相像。但他剛才稱讚我,所以,我相信他不是壞人。

    我想,這個人要給我工作。然而,男人說的話,我一句也聽不進去。從去年開始,就持續這樣的狀態。

    去年年底開始,經常有人約我見面,或是打電話給我。三年前,我在學長的介紹下,以打工的性質開始為音樂雜誌寫CD的樂評,之後,就時常接到其他雜誌的邀稿。不管是日本的流行歌曲、搖滾樂、演歌,或是西洋的重金屬搖滾、清新搖滾(Anorak),還是民族音樂,我什麼都寫。因為,我不想再靠家裡的生活費過日子。

    去年秋天,也是在學長的介紹下,我終於得以在一本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音樂雜誌上開闢屬於自己的專欄。對於不想就職的我來說,這的確是求之不得的事。照理說,我應該認真聽對方的意見,認真思考該接受或是拒絕這份工作,決定日後的方向。這些道理我都懂。雖然了解這些道理,卻無法聽清楚坐在我面前的人到底在說什麼,也無法思考到底要不要接下這份工作。這種狀態已經持續很久了,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別人對我的稱讚倒是一字不漏的聽進去了,可見我這個人多麼卑鄙無恥。

    眼前這個男人說,我寫的樂評的最大優點就是———不像樂評。感覺像是一篇完美的散文,但在讀散文的同時,似乎可以聽到音樂。最神奇的是,當讀完之後,令人會有想要聽聽那張CD的念頭。聽你這麼說,我真高興。我在心裡說道。阿信的聲音立刻打斷了我的思緒。因為妳的音樂知識太貧乏,所以只能寫出散文式的樂評,應付時尚雜誌或孕婦雜誌當然綽綽有餘,但在正式的音樂雜誌上,恐怕就顯得不登大雅之堂了。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角田光代的新書《明日遙遙》一書即將上市! 部落格的讀者,先賭為快囉!  
這一次,絕對要幸福。

角田光代的第一本戀愛小說,描寫一個女子十五個歲月的心酸戀愛生活。

有朝一日,我真的能夠走出這間斗室嗎?
 


一個女人,十五年來五段時期的愛情經歷與蛻變。
 
    小泉,一個面臨大學考試、卻又有著愛情煩惱的高三女生,為了解決愛情的煩惱,她為心儀的對象在暑假裡訂了「冥想時間」。她在這個時間裡,專心地想著對方。並且在開學時送了自己錄製的錄音帶給對方,然而,她卻聽到對方和別人說:「她好可怕啊!」
 
    小泉一如所願地藉由考上了大學,離開自己的家,徹底擺脫從小生長的城鎮。她瘋狂地愛上學校玩樂團的唱手阿信,兩人繼而同居。然而自己不被重視的感受,逼使得她一個人到愛爾蘭騎單車環島旅行,她想藉由這樣的方式讓阿信不要拋棄、討厭、看不起她,她希望得到他的認同。
 
    一年後回國的小泉,徹底失去了阿信。於是她開始轉戰在酒吧裡認識的男人的家。誰是誰,根本不重要。這樣鬼混的日子持續了十個月之後,突然覺得這種生活變得十分蒼白,自覺自己就像一輛破舊不堪的中古車。
 
    重新生活的她,因一個小她兩歲的男孩子對她說「我喜歡妳」而想哭。她終於明白,自己渴求的就是「我喜歡妳」這樣的話,自己只想像一個無助的小孩,向對她說這句話的人撒嬌。只是,能夠撒嬌的時光,依然嫌短暫了。
 
似乎追求愛情的女人,總是難以如願。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溫暖的家

    活著這件事,其實交織著許許多多無法向家人坦白的秘密,為了掩蓋這個事實,只好訂下「開誠布公」的家規。只要有家規這個保護傘,家人之間就不會彼此懷疑了。

     我是個在賓館受孕的孩子,甚至是哪間賓館我都很清楚———就是那家在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賓館林立的紅燈區裡的「野猴賓館」。雖然有很多賓館常會讓人懷疑命名者的品味,比如:「課外教學」、「阿囉哈」、「迴轉木馬」等等,但是,像「野猴」這種名字可說是最讓人不敢領教,簡直是地獄級的名字。然而,我的生命就是在這家店名極為難聽的賓館形成的。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實。

    正值十五歲,最是多愁善感、青澀年華的我,之所以知道當年受孕的地方,理由有兩個。

    理由之一就是木村花。正好就是在那一天,清晨的娛樂新聞天花亂墜地報導某個藝人在蜜月旅行時懷孕的消息。木村花一副似有若無的驕傲神情來到學校,和大家聊起她的父母當年遠赴阿姆斯特丹度蜜月時懷了她。

    木村花忘我地說:遲早有一天,我一定要造訪阿姆斯特丹這個地方。她還自以為是地表示:雖然那裡是個陌生的地方,但必定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這些話讓幾個一旁聽在耳裡的同學感到不舒服。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