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我們之間並沒有明顯的變化,或許只有我覺得我們的關係惡化。表面上,我們就像是隨處可見的情侶。雖然偶爾會吵架,但走在一起時,看起來和普通的情侶沒什麼兩樣。或許每個人對飢渴的感覺有所謂的容許量,我的飢渴感已經超出了容許量。

所以,我無法決定任何事。無法聽取想要給我工作的人說話,也無法決定自己的未來。既不想吃美食,也不想買衣服。只能機械的寫稿賺錢、洗澡,去銀行匯錢,把食物塞進嘴裡咀嚼。然而,在做一件事和下一件事的空檔時,比方說,走出銀行,準備去車站時,飢渴、不安和不甘心,還有不想失去倉持信輝的強烈欲求就像嚴重的偏頭痛般襲來,令我搞不清楚自己要去哪裡,不,甚至忘了自己是為了去某個地方而走在街上。

每次,我都會愕然發現,我的四年大學生活,都耗在從來不曾給過我安心感的這個名叫倉持信輝的男人身上。

敞開的窗戶外,天氣十分晴朗,可以看到遠處的摩天大樓群。聽著木匠兄妹的歌,不禁回首起當年,在深夜,在黑夜籠罩的寧靜房間內,思考著現在或是未來的事,被不安和焦躁撕裂的同時,拚命背英語單字和歷史年分的情景。當時的我,太年幼無知了,曾經千方百計想要離開那個家、那個城鎮。如今回想起來,卻對這樣的自己,對那個一無所知,被厚實的大門封閉,無力而自視過高的幸福高中生感到又愛又憐。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與漢聲電台的宋銘先生談了角田光代的《空中庭園》,一本好書是值得跟好朋友分享的。

漢聲電台的功率如下:

北部地區 106.5
高屏地區 107.3
花蓮地區 104.5
中部地區 104.4
台東地區 105.3
嘉南地區 101.3
玉里地區 107.3

漢聲早安節目的播出時間為週一至週五早上7:00~9:00,歡迎大家收聽。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拜託!爸,你也先去洗手再來幫忙嘛!」

    「不過,美娜啊,以前會去阿姆斯特丹度蜜月的一定是嬉皮喲!絕對是去那裡嗑藥的啦!妳說那孩子叫小花是嗎?我想到了,難道那就是老嬉皮的最後下場嗎?」

    「老公,我也要喝一點啤酒。」

    「嬉皮太落伍了啦!不過和野猴比起來,嬉皮還是超酷的。唉……」

    「先不說這個。你們不覺得小光最近比較晚回來嗎?」

    媽媽無視於我的抱怨如此說道。

    爸爸和媽媽從小就在這個地方長大,過著平凡無奇的生活。而後兩個不學好的年輕人墜入情網,在毫不矯情造作、充滿大男人主義的情況下未使用保險套的性交之後,想當然耳地順利擊出全壘打,接著自然也就早早奉子成婚,結束荒唐的生活至今。

    「可能快要變成不良少年了吧?不是說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嗎!」
 
    我突然想起媽媽告訴我他們交往的經過,便這麼脫口而出。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前的男人一頭蓬髮,戴著一副銀框眼鏡,長相和去年遭到逮捕的連續幼女殺人案的凶手有點相像。但他剛才稱讚我,所以,我相信他不是壞人。

    我想,這個人要給我工作。然而,男人說的話,我一句也聽不進去。從去年開始,就持續這樣的狀態。

    去年年底開始,經常有人約我見面,或是打電話給我。三年前,我在學長的介紹下,以打工的性質開始為音樂雜誌寫CD的樂評,之後,就時常接到其他雜誌的邀稿。不管是日本的流行歌曲、搖滾樂、演歌,或是西洋的重金屬搖滾、清新搖滾(Anorak),還是民族音樂,我什麼都寫。因為,我不想再靠家裡的生活費過日子。

    去年秋天,也是在學長的介紹下,我終於得以在一本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音樂雜誌上開闢屬於自己的專欄。對於不想就職的我來說,這的確是求之不得的事。照理說,我應該認真聽對方的意見,認真思考該接受或是拒絕這份工作,決定日後的方向。這些道理我都懂。雖然了解這些道理,卻無法聽清楚坐在我面前的人到底在說什麼,也無法思考到底要不要接下這份工作。這種狀態已經持續很久了,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別人對我的稱讚倒是一字不漏的聽進去了,可見我這個人多麼卑鄙無恥。

    眼前這個男人說,我寫的樂評的最大優點就是———不像樂評。感覺像是一篇完美的散文,但在讀散文的同時,似乎可以聽到音樂。最神奇的是,當讀完之後,令人會有想要聽聽那張CD的念頭。聽你這麼說,我真高興。我在心裡說道。阿信的聲音立刻打斷了我的思緒。因為妳的音樂知識太貧乏,所以只能寫出散文式的樂評,應付時尚雜誌或孕婦雜誌當然綽綽有餘,但在正式的音樂雜誌上,恐怕就顯得不登大雅之堂了。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角田光代的新書《明日遙遙》一書即將上市! 部落格的讀者,先賭為快囉!  
這一次,絕對要幸福。

角田光代的第一本戀愛小說,描寫一個女子十五個歲月的心酸戀愛生活。

有朝一日,我真的能夠走出這間斗室嗎?
 


一個女人,十五年來五段時期的愛情經歷與蛻變。
 
    小泉,一個面臨大學考試、卻又有著愛情煩惱的高三女生,為了解決愛情的煩惱,她為心儀的對象在暑假裡訂了「冥想時間」。她在這個時間裡,專心地想著對方。並且在開學時送了自己錄製的錄音帶給對方,然而,她卻聽到對方和別人說:「她好可怕啊!」
 
    小泉一如所願地藉由考上了大學,離開自己的家,徹底擺脫從小生長的城鎮。她瘋狂地愛上學校玩樂團的唱手阿信,兩人繼而同居。然而自己不被重視的感受,逼使得她一個人到愛爾蘭騎單車環島旅行,她想藉由這樣的方式讓阿信不要拋棄、討厭、看不起她,她希望得到他的認同。
 
    一年後回國的小泉,徹底失去了阿信。於是她開始轉戰在酒吧裡認識的男人的家。誰是誰,根本不重要。這樣鬼混的日子持續了十個月之後,突然覺得這種生活變得十分蒼白,自覺自己就像一輛破舊不堪的中古車。
 
    重新生活的她,因一個小她兩歲的男孩子對她說「我喜歡妳」而想哭。她終於明白,自己渴求的就是「我喜歡妳」這樣的話,自己只想像一個無助的小孩,向對她說這句話的人撒嬌。只是,能夠撒嬌的時光,依然嫌短暫了。
 
似乎追求愛情的女人,總是難以如願。

kakutamitsu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